网站链接1:百家樂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开户博彩网博彩网博彩网博彩通全讯网

顺风网 » 第四章 涉洪波一灯拯岛主
首页 > 射雕英雄后传 > 第四章 涉洪波一灯拯岛主

第四章 涉洪波一灯拯岛主

2010年4月10日 novel

  柯镇恶经过南琴点醒之后,恍然大悟,觉得自己立心求死,是天下最愚蠢不过的一回事,一个人死了便等于油灯熄灭,黄泉路上渺渺茫茫,又怎可以跟朱聪六人在地府相聚呢?反不如把性命留在世上,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他向一灯大师叫道:“大师,我柯某人的想头错了,黄岛主要想在夫人忌辰那天自杀,咱们立即赶到桃花岛上,还来得及!”
  一灯大师点点头道:“很好,咱们马上赶去,好歹也要救回他的性命!”他吩咐士子樵夫两人,陪同柯镇恶过了小艇,两艇并棹联航,向桃花岛驶去。
  哪知道,天公这时恰似有意为难一般,海面上突然吹起西风来,风势强劲,一灯大师和柯镇恶所乘的两只船本来是向东航行,吃西风迎头一吹,速率大减,渔樵耕读用尽气力,弄了半天,也划不到十里路,直到黄昏晚上,大风方才停息下来,柯镇恶屈指一数,叫道:“不好!迟了,恐怕来不及了!”
  渔樵两人齐声问道:“怎样迟了?恐怕赶不及到桃花岛吗?”
  柯镇恶道:“不是,明天是黄岛主夫人去世的日子!”
  南琴大吃一惊,说道:“快些棹桨,赶到桃花岛去,不然的话,恐怕功亏一篑!”
  五个人一同打桨,南琴也帮着划船,船上的木桨不够用,南琴索性拆了一条船板下来,当木桨用,好在这时候海上又刮起东风来,顺风顺水,大家努力划了一晚,转瞬天明,桃花岛已经在望。
  一灯大师和渔樵耕读都不曾到过桃花岛,只见这岛屿浮在碧海之上,绿树葱笼,美景无边,果然是高人隐士修真隐居之处。
  一灯大师望见了桃花岛,立即站起身来,向前面细望一阵,突然叫道:“在桃花岛海湾东面,驶出一只楼船,那一定是黄岛主驶船出海自杀了,俺们来得及时,快快过去阻截!”
  大家吃了一惊,六桨齐飞,双舟竞进,须臾之间,已经跟那船接近。
  一灯大师看见船头上安放了一具白晃晃的玉棺材,于棺旁边站着一个青衣人,正是桃花岛主黄药师,一灯大师振吭大叫:“黄岛主,往哪里去!”

  黄药师目注玉棺,对于一灯大师的话,浑同未觉,一灯大师见他面色怪异,运足丹田之气喊叫道:“药兄,人死不能复生,殉葬何益,赶快返回岛上去吧!”
  他这几句是用先天功的劲气喊出来,两人的船虽然相距离开十几丈,黄药师按说也可以清晰入耳,可是他听了一灯大师第二次的喊叫,仍然充耳不闻,决不理会。
  一灯大师看见黄药师这个样子,知道他已经入了魔道,不是口舌可以阻止的了,只有用行动可以阻止他自寻短见,连忙催舟破浪,迎了过去。
  黄药师手抚玉棺,如痴如呆,等到一灯大师的小船距离左舷不到两箭水面,这位桃花岛主突然把双眼一翻,喝道:“你们这班什么人,怎的这样冒失到我桃花岛上,打算不要命了哇!”
  一灯大师合什道:“药兄!不要说笑,华山一别,还不到十年,怎的这样快便把兄弟忘记了!”
  黄药师全身打个寒战,陡的仰起头来,哈哈大笑道:“十年,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哈哈哈!”别看他笑,简直比哭还要难听。
  南琴心中想道:“十几天前,我在枣林里遇见西毒欧阳锋,他也是这样的笑法,不过西毒是个疯子,难道黄岛主也疯了?”
  桃花岛主狂笑了一阵,忽然朗声吟道:“绮罗堆里埋神剑,箫鼓声中老客星,你们这班俗人厌物,胆敢来败坏我的清兴,咄!看打!”
  黄药师陡的一弯腰,由船头上搬起一块磨盘大石来,运力一那大石象旋风也似的,直飞起来,照准一灯大师艇头掷落!
  这块大石本来是压舱用的,黄药师本来打算自己蹈海时候,先把自己和亡妻的玉棺用绳索连做一起,再在自己双脚下面,缚了石头,方才沉下海里,脚底有大石头堕着,自己有再高本领,也不能够挣扎,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和亡妻的棺柩一起沉入海底吗!
  他出其不意的把大石向一灯大师的船掷来,这块大石至少有二百斤重,如果打在船上,一灯大师师徒就要遭了艇翻人沉之祸!
  这一下突然其来,出其不意!一灯大师叫了声:“啊也!”他正要用一阳指功迎击大石,坐在一灯大师左边的农夫,倏的站起身来,伸两臂向大石一迎,喝了声:“去!”双掌一抵大石,腰身一沉,向外一抛,扑通咕咚,竟把飞来大石,抛进海里!
  一灯大师四大弟子之中,以农夫最有臂力,他本来名叫武三通,原是宫中的总管,黄药师这一块大石足有二百几斤重,飞掷过来的力量非同小可!农夫武三通居然赤手接住,抛入海里。
  黄药师不禁喝了声彩,叫道:“还有一块,有本领的一并接了!”
  农夫接了一块大石,两只手掌火似的灼热,麻辣辣地,第二块大石朝着他头顶打落,哪里还有接托勇气。
  说时迟,那时快!渔夫陡的伸过一支铁桨来,向着大石一挡,叮当,大石跟铁桨撞在一起,这下变了以硬撞硬,大石虽然被渔夫一挡,跌落海中,铁桨的前半截完全打弯,曲成一把弓的样子,南琴失声叫道:“好险呀!”
  一灯大师双十合什,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也不见他提腿抬足,衣袂振处,轻飘飘的,跳到黄药师的船上。
  黄药师喝了一声:“看招!”身影晃处,已经越过玉棺,扑到一灯大师眼前,飒飒飒,连攻三掌。
  这是桃花岛主绝技落英掌法,接着双足起处,呼呼呼,连踢三腿,这是扫叶腿式,三掌夹着三腿,势如狂风暴雨,要把一灯大师挤进大海里!
  一灯大师看见桃花岛主对自己反眼若不相识,一照面便施杀手,他仍然沉住气,用个“寒鸡拜佛”,托地向后一跳,退出丈余,刚才开口,叫了一声:“药兄!”
  黄药师双掌一圈,居然发出劈空掌来,一股劲猛无比的力量,迳向一灯大师胸口撞去!
  桃花岛主这一推之力,非同小可,一灯大师知道自己不能够不用一阳指绝技了。
  他说了声:“罪过!”袍袖轻挥,二指并伸,迎着黄药师的掌风一点,桃花岛主猛觉自己发出的劲气,忽然有一股灼热的劲气透了进来,点中自己胸口。
  黄药师不由打个寒战!他立即向后一跳,倒退出两丈外,喝道:“段智兴!你用王重阳真人的功夫打我,即使胜了,也算不得是英雄好汉!”
  一灯大师笑道:“药兄,老衲已经不再是段智兴,是一灯和尚了!人生世上,好比梦觉黄粱,一枕南柯,还有什么争雄斗胜之念?药兄,你一意要捐生以殉夫人,这件事老衲本来管不着,但是这一来未免辜负了几十年所学,人生如梦,死有重于泰山,亦有轻于鸿毛,药兄,你这样的以身殉葬,可值得吗?药兄是个聪明睿智的人,何不三思而后行呢!”他还要滔滔不绝的说下去。
  黄药师陡的向前一窜,叫道:“胡说!看招!”拳脚并用,使出桃花岛的狂飒绝技来,一阵拳脚急攻,赛似狂风骤雨,直向一灯大师急攻过去!
  一灯大师知道黄药师的好胜心强,当下晒然一笑,使出先天功来,就在船头不到一丈见方之地,回旋攻拒,轻飘飘的跟桃花岛主动起手来。
  东邪和南帝同是一派武功的宗师,二十多年以前,大家在华山论剑的时节,已经比武过一次,那时候彼此都是半斤八两,铢镏并较,今日一比起来,仍然是难分轩轾,两下里进攻退守,对拆了数十招,正在难分难解,忽然听见喀喇一声大响,楼船的船身当堂大大的震荡了一下。
  原来黄药师这只船,是跟上次给周伯通郭靖出海那一只船一无二致,龙骨并不是用铁钉钉在船底,只是用胶将木块粘连在一起的,放在岸上,十年八年也不损毁,如果放入水里,不到一股时辰,胶质溶化,整只船的龙骨分离,船身变成一片片的木板沉落海底了!
  黄药师出海已经有一会儿功夫,龙骨和船身相连之处,胶质已经被海水消溶,喀喇一声巨响,就是船身向龙骨分离,整只船已经分成两截,眼看就要迅速沉入海里。
  黄药师看见船身震荡,象发了狂一般,扑向玉棺,一把抱住了玉棺的棺身,就要和亡妻的灵柩一起沉入海里。
  一灯大师却是手急眼快,黄药师向棺身扑去的时候,他已经使出一阳指绝技来,闪电似的向黄药师背心的“神堂”、“凤尾”、“灵台”三处穴道连戳三指,一灯大师这一阳指的造诣,已经出神入化,即使重阳真人复生,不过如此。
  黄药师是一派宗主,本来不会这样轻易的被对方点中,可是他手抱亡妻灵柩的,心情一阵激越,如痴如醉,完全浑忘了身外的一切,把后背卖给了对方,所以一灯大师才这样容易得手!
  桃花岛主着了一阳指,登时觉得全身一软,扑通咕咚,栽倒在玉棺旁边,纵有绝世武功,也是施展不开来了!
  一灯大师点住了黄药师,高声大叫:“徒弟快些上来!”渔樵耕读四人,先后向大船跃上,这时候船上的形势十分危急,龙骨齐中折断,船身分成两截,海水滔滔不绝,涌入舱里,船头甲板已经倾斜,,一灯大师把黄药师向肋下一挟,他用手指指玉棺,叫道:“抬下船去!”
  樵子吃了一惊,叫道:“师傅,死人也要救吗!”这副玉石棺材太笨重了,少说也在一二百斤以上,要把它抬到小艇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灯大师喝道:“怎的不救!想个法子,连玉棺也一起运到岸上去!”
  话未说完,轰轰两声大响,船头已经齐中分裂开来,玉棺斜了一斜,几乎滚落海里,渔樵两人慌忙上前把它挟住,一灯大师忽然把黄药师向自己坐的小船里,遥遥一掷!
  这时候一灯大师已经完全上了大船,两只小艇只剩下柯镇恶和南琴二人,把舵放桨,一灯大师却把黄药师的身体,向南琴的小船掷去!
  吧嗒两声,不偏不歪,恰好落在船舱里。
  这位昔日君临滇南的南帝向四弟子喝道:“你们四个同时施展开水上登萍功夫来,把玉棺托在肩上,我用一阳指的功夫,相助你们一臂之力,将玉棺送上岸去!”
  四弟子不禁面面相视,因为大船距离岸上已经有十多丈远,如果空身飞渡,还有可能,可是托了这一口沉重的玉棺,哪里能够使用登萍渡水的功夫呢?虽然有师父的一阳指功相助,也是大大的不放心,一个不巧,就要连人带棺沉入海里,大家不禁沉吟起来。
  一灯大师长眉轩动,怒道:“有事弟子服其劳,你们不相信师父吗?快去!”话未说完,又一个大浪推到!
  那船面的甲板本来已经倾斜了一小半,再吃几个大浪一打,轰隆两声,又一个大侧倾,几乎翻了过来,一灯大师喝道,“还不快去!”渔樵耕读四弟子更不搭话,四个人合力抬起玉棺,向大海里一跳!
  一灯大师使出一阳指劲,遥向玉棺一托,说也奇怪,四弟子咋觉身上一轻,那口玉棺抬在肩上,本来是沉重非常的,此刻却变得轻飘飘,仿如无物,大家正在惊诧莫名,一灯大师叫道:“快走!”渔樵耕读一同展开渡水登萍身法,肩托玉棺,踏着水浪,直向岸上奔去!
  本来渔樵耕读四人,肩上托了二百斤重的玉棺,任由他们的轻功怎样精纯,也不能够飞渡过这十多丈的水面!
  可是一灯大师一阳指功夫的威力,却是大得不可想象!居然把玉棺平平的托上,这时候黄药师那只胶船,后半截已经完全沉入海里,没影无踪!前半截也有一大半被波涛吞没。
  一灯大师索性向海里一跳,展开陆地飞行功夫,一边跟在四弟子的背后,一边用一阳指功托着玉棺,连连飞跃,不到半晌功夫,师徒五人同时合力,把黄夫人的玉棺,推回桃花岛沙滩岸上。
  这边玉棺刚才上岸,那边海面上哗啦啦的一响,漂浮在海面上的半截船头,被波涛卷了几卷,也沉没在海底,诺大一只楼船,已经没影无踪!一灯大师用了这回一阳指功,也弄得力尽神疲,大汗淋漓,几乎把一件僧袍完全湿透,颓然坐在岸上。
  南琴和柯镇恶两人,知道一灯师徒已经把黄夫人的玉棺送回岛岸,方才放下了一颗心,加快鼓棹,把小艇驶到桃花岛,南琴首先把黄药师拖到岸上,一灯大师刚才要下手给他解穴,四弟子中的读书状元忽然说道:“师父!你要救醒他吗?千万不可造次!”
  一灯大师愕了一愕道:“徒弟,这句话怎样说?”
  读书士子说道:“黄药师号称东邪,行为乖僻,不近人情,师傅这次冒了性命危险救他,阻他投海自杀,还几乎遭了他的毒手,现在师父如果给黄药师解了穴道,万一他醒转过来,不领师傅的情,向师傅下毒手又怎样办?你老人家此时恐怕不是姓黄的敌手哩!”
  一灯大师不禁恍然,自己刚才用了一回一阳指功,已经到了精疲力竭的地步,如果把黄药师救醒,他此时向自己反噬,自己这一条性命就要送在对方手上,如果由着他闭着穴道不救,这三处大穴非同小可,功夫一久,黄药师恐怕难免受伤,真个是不救困难,要救更加不是,可是一灯大师究竟是个有道高僧,他略为一沉吟,说道:“我不能不救他,宁人负我,毋我负人,把他救醒再说!”读书士子急忙叫道:“师父!不要……”已经迟了,一灯大师出手如电,一指伸出,戳中桃花岛主的“精促穴”,又向他背心“命门穴”,轻轻拍了一记。
  黄药师功夫何等精湛,穴道乍解,运气一转,气血立即散开,他蓦地跳起来,高声大叫:“段智兴!你胆敢阻我自杀!”举手一掌,猛向一灯大师当头击落!
  渔樵耕读四弟子不禁大惊,一拥上前救护师父,黄药师一声长笑,身形晃处,左脚飞起,呯彭两声,先把那农夫踢了个大跟头,樵子与渔人齐声猛喝,分开左右,双双向黄药师左右袭到。
  好个桃花岛主,他武功的高强,的确不是一灯大师四弟子可能望其项背,渔樵两人向他袭来,黄药师倏的一低头,人如水蛇一般,由二人拳脚夹缝间钻了过去。
  他这一曲一钻,恰好跟读书士子迎个正着,读书士子急忙展开擒拿功,向黄药师一抓,他这一下出手疾如闪电,眼看快要抓着黄药师的腰间,可是不知怎的,只一抓他的身上,但觉油光水滑,一溜便给他溜了开去!
  书生恐怕桃花岛主伤了自己恩师,当下不由分说,嗖的一声拔剑出鞘,翻身回避,长剑一伸,直指黄药师的“风府穴”,桃花岛主突然半转身来,疾出一指,向读书士子的剑身一弹,这是黄药师生平最得意的绝技“弹指神通”功夫,书生如何禁受得起,叮当两响,一柄长剑直飞起三四丈高,脱手抛了出去。
  黄药师使出扫叶腿法,上面一拳,下面伸足一勾,书生呯的一声,摔倒在沙滩上,渔夫挥起屈曲的铁桨,樵子拔出斧头,二人兵刃一同出手,农夫也由沙上翻身起来,猛伸双手去抱黄药师的后腰,桃花岛主滑如泥鳅,一闪一窜,已经由三人中间穿了出去,农夫一下抱空,几乎跟渔樵两人的兵刃撞个正着,不禁吓出一身冷汗!
  说时迟,那时快,黄药师一个翻身,闪了回来,重新穿入三人围阵,也看不清楚他用的是什么手法,渔夫的铁桨、樵子的斧头被他一把同时夺了过来,用力一屈,一桨一斧两件兵器,同时齐齐折断!
  读书士子再一翻身跃起,加入战团,只觉眼前一花,拍拍拍拍四下清脆响声,渔樵耕读四人,每个人的面上同时中了一掌,腰间穴道一麻,原来他们被黄药师用“奇门五行转”的功夫,同时拍了一掌,同时戳中穴道,四弟子扑通咕咚,齐齐跌倒在地!
  黄药师只用一招功夫,同时点倒了一灯大师四个弟子,哈哈两声狂笑道:“南帝段皇爷收得好徒弟!”
  这时候一灯大师很安详的坐在海滩浮沙之上,柯镇恶和南琴站在一灯大师身边不远的地方,柯镇恶知道黄药师的性情,一忽儿慈祥敦厚,一忽儿可以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哪里还敢开口,南琴更加不必说了,她看见渔樵耕读这样高强本领,尚且在几个照面间,就要遭了杀身之祸!
  黄药师说了这几句挖苦的话,突然把双眼把双眼一翻,喝道:“段智兴,你坐着做什么?站起身来跟我斗三千招!”一灯大师摇头,说道:“药兄,你要杀只管杀,我不能够跟你动手,下杀手吧,不用客气!”
  一灯大师刚才使用一阳指功,抢救黄夫人的玉棺,弄得完全没了气力,他哪里能够跟桃花岛主动手,可是他又不肯把不能够动手的原因说出来,只是含笑兀坐,卓然不动。
  黄药师双掌一拍,左手臂肘在空中掉了半个圆圈,就要向一灯大师胸口要害击去。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

苏公网安备 32020202000090号

苏ICP备16040328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站长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