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链接1:百家樂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开户博彩网博彩网博彩网博彩通全讯网

顺风网 » 第一章 往事叹如烟 孤儿逢西毒
首页 > 射雕英雄后传 > 第一章 往事叹如烟 孤儿逢西毒

第一章 往事叹如烟 孤儿逢西毒

2010年4月3日 novel

(金童著《谁是大英雄》上卷网上都有,以下是下卷) 
 第一章  往事叹如烟 孤儿逢西毒

  “东南形势,江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户人家,云树绕提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兢豪奢!”
  “重湖叠了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蓬娃,千骑拥高牙,柔醉听箫歌,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列位看官,这是宋代大词人柳永叹杭州风貌的名词,弹奏起来,如见荷艳桂香,装点湖山清景,好比在那西子湖的柳堤畔,听那苏堤春晓,柳浪闻惊,又如在葛岭川巅,遥听南屏晚钟,欣赏断桥残雪,秀丽江南,河山似画,“射雕英雄”后传故事,就在这里孕育开始。
  临安府城涌金门外,有一个小小的村落,名叫七星坞,频临长江,遥望钱塘,坞中也有一百多户人家,七星坞东首的尽头处,住了一户人家,共有母子两人,这两母子是谁呢?就是南琴和杨过!

  秦南琴当年在铁掌山上,被杨康**成孕,产下一子,隐于故居,后来郭靖黄蓉路经江西隆兴府武宁县,再遇南琴,适遇着丐帮中的彭长老见色起心,要向南琴逼*,靖蓉二人抱打不平,杀退彭长老,还给南琴的遗腹子取名杨过,别号改之,方才飘然而去。
  南琴自从靖蓉去后,怏怏如有所失,住不到几个月,索性离了故居,和儿子杨过一同到了浙江临安府,居住在七星坞,这里跟郭靖故居牛家村,遥遥相对,南琴为什么要居住在距离郭靖故居不远的地方呢,这份心情,只可意会而不可以言传,聪明的读者自然领会呢!
  光阴荏苒,岁月如流,南琴抚孤育子,已有七年,鬓生白发,回非昔日少妇风华,倒是杨过这个孩子,襁褓时候已有厮杀毒蛇之能,由五岁起,气力逾于常孩,身体比小牛牯还要结实,跟同村的大孩子打架,百战百胜,往往把年纪比他大得多的孩子,打得头破血流。
  但是杨过有一宗好处,就是秉性纯孝,不问他怎样的顽皮,只要南琴一声呵斥,杨过立即俯首帖耳人返回家里。南琴又教子有方,不准他到外边闯祸,所以晃眼七年,母子两人还能够在七星坞村相依为命地住下去。
  有一天,日丽风晴,杨过和村里三四个小孩子,到坞外枣林去玩耍,大家堆石子叠罗汉,正在玩得热闹,忽然听见枣林外边起了一阵沉浊的脚步声,仿佛有一个人由远处跑近,接着一个嘶哑如破锣的口音叫道:“别追我!我怕你了!你的武功天下第一,我不是你敌手,要杀人哪,快救命!快救命呀!”
  杨过和群孩听了这突如其来的怪叫,不由吃了一惊,立即停止玩耍,跑到林外张望,只贝远处来了一个怪人,满面尽是抓伤血痕,须发纠结如猬,衣衫支离破碎,脚上的鞋子脱掉了一只,拼命地向树林跑过,一边喊,一边跑,不时回头后望。
  杨过见了心中大奇,想道:“这人敢情是个疯子?有哪—个追他?哪一个要他性命呢?”正在这样想着,怪人已经奔马也似的跑到树林前,倏地抬起头来,看见杨过和众孩,不由吓了一跳,连忙站定脚步,瞥了众孩一眼,突然回转身子,抱头叫道:“哎哟,不好了,我跑到南天门,三十六员雷将挡住去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今番我必然死也!”
  他说着发起狂性,向着旁边大树一撞,怪人的前额跟树干一叩一敲,两臂肘向树身一推,喀喇两声大响,一株半抱粗细,半大不大的枣树,竟然被那怪人一头相撞,两臂一推之力,登时断成两截!上半截树身连同树帽跌下来,尘土飞扬,枝叶乱舞,除了杨过之外,其余的孩子吓得面如土色,纷纷四散!
  这怪人正是西毒欧阳锋,七年以前,他在二次华山论剑时候,受了黄蓉假经文的欺骗,倒行经脉,苦练九阴奇经,弄得神志昏迷,颠三倒四,又着了黄蓉的摄心法,把自己的影子当做敌人,一溜烟逃离了华山。由这天起,他在江湖之上东飘西荡,哭笑无常,半疯不疯,在晚上和阴雨天的日里,欧阳锋还没有怎样癫狂错乱,可是一到烈日当空之时,他看见自己的影子,投在地上,便狂性大发起来,狂奔直跑,大叫大嚷,往往一日之间,跑出三四百里。不到一年,江湖上人人知道西毒欧阳锋在华山论剑,发了疯狂。西毒一生做的坏事,不计其数,初时也有几起仇家以为有机可乘,连结起来向他明攻暗算,哪知道西毒虽然是疯疯癫颠,武功却并没有失去,一有人向他袭击,神智立即恢复过来,找他晦气的人,简直是有死而无生。经过几次之后,再也没有仇家敢找西毒算帐。
  欧阳锋也不返回白驼山去,就在中原一带,东飘西荡,如是过了七年,方才来到江南,路过临安府七星坞,恰好和杨过这班小孩子遇个正着。
  西毒—头撞在树上,把大树齐腰撞断,头脑受了激烈震荡,神智更加糊徐,他看见群孩奔跑,不禁哈哈大笑说道:“哈哈哈,今回我撞倒南天门,三十六员雷将也给我吓跑,哈哈哈!”他一边狂笑着,一边手舞足蹈,倏忽之间,他又使出蛤蟆功来,伸臂一推,哗啦啦,又把另外一株枣树推成两截!
    他这一下接连推倒两株枣树,可说神力惊人,那几个孩童已经逃得没了影子。杨过却是昂然不惧,仍然挺立。欧阳锋推倒了第二株树,服见群孩尽逃,禁不住仰头向天,哈哈大笑,他忽然看见杨过兀立不动,觉得诧异起来,喝说:“咄!我刚才推倒了南天门,你怎的还不逃,呀!你是托塔天王李靖,来来来,我跟你决个高下!”话未说完,西毒把头一低,猛向杨过迎面撞去!
    杨过却是胆量奇大,他跟母亲南琴练了几年武功,更是聪明机智,敏捷无比,欧阳锋低头向他一撞,杨过知道对方这一头之劲猛烈无比,自己不敢拿身子硬挡,闪身一窜,向旁边抢出几步,欧阳锋这一头撞不中杨过,砰的一响,撞在他身后一株老年枣树上,这枣树粗凡两抱,枝浓叶密,欧阳锋这一撞,只把枣树撞得摇了一摇,根株略略浮露土面,可是相反来说,他自己却撞得满天星斗,西毒这一撞并不打紧,七年来纷乱的脑袋,失常的思想,经这一下重击,当堂恢复了一部分清醒,他用手拍拍自己的脑门,喃喃说道:“我我我,我是哪个?”
    杨过看见欧阳锋颠三倒四的样子,不禁大笑起来,就在这个时候,树林外人影一闪,一个少妇抢了进来,叫道:“过儿!你在哪里?”
    少妇正是秦南琴,她在家离做活,忽然看见几个邻童跑来,向她说道:“秦姑姑,不得了了!枣林那面来了一个疯子,一连撞断了两株大树,我们都吓得逃回来了,只有杨过留在树林里,恐怕遭了那疯子的毒手,姑姑快些去救!”
    南琴吃了一惊,连忙抛下针线,走出屋外,奔向枣林,果然看见自己儿子站在树林里,欧阳锋正在那里喃喃说着乱话,南琴爱子情切,唯恐欧阳锋伤了儿子,连忙抢入林里,可是她一眼看见了欧阳锋那副狰狞的面孔,不禁哎呀两声,连连后退,叫道:“你是那个?你是哪个?”
    “你是哪个”四字,一打进欧阳锋的耳朵,欧阳锋仿似焦雷击顶,木立在地,呆呆说道:“我是哪个?我我我,我到底是哪一个?”
    南琴把欧阳锋从头到脚,看了又看,忽然想起一个人来,失声叫道:“哎呀!你是西毒欧阳锋!”
    本来南琴以前不曾跟欧阳锋见过一次面,可是她曾经在郭靖黄蓉两人的口里,谈说过西毒欧阳锋的形相,最近一年以来,又隐隐约约的听见江湖传说西毒在华山论剑,发了疯癫,所以随口说了这—句话,哪知道她这句话刚才出口,就几乎惹了杀身大祸!
    欧阳锋头撞枣树的时候,脑筋已经有三四分清醒,他忽然回忆起七年以前,华山斗剑的往事来,当时自己明明打败了洪七公、黄药师两人,后来不知怎的,跟黄蓉说了几句话,心头便模糊了!一直迷糊到今天,再经过南琴这样的一提,欧阳锋的脑筋登时再清醒了几分,他倏地睁圆了怪眼,大吼一声,双臂陡的一分猛向南琴迎面扑去!
    南琴看见欧阳锋向自己一扑,不由吃惊非小!她连忙向左一闪,翻身掉臂,向欧阳锋肋下,就是一拳,这招名叫做破甲锥,不过南琴本领,哪里能够跟西毒欧阳锋相比?她的拳头还未打出,已经被欧阳锋一把扣住脉门,向上一举,南琴当堂全身离地!西毒瞋目大喝:“鬼丫头,我就是欧阳锋,你居然叫我跟欧阳锋比武,真正岂有此理!”
  原来他还记得二次华山论剑自己发疯前的一幕,把七星坞当作华山,将南琴当做黄蓉,一把抓住高举起来,作势向地欲摔!
  杨过看见母亲被欧阳锋向举离地,性命堪虞,不禁大吃一惊!连忙向前一扑,两只小手奋力一箍,抱住了欧阳锋的大腿,欧阳锋一转身,叫道:“傻小子!你要讨死!”西毒把杨过当作郭靖,要一腿把他踢出老远!
  哪知道杨过天生异禀,又是存心救母,死力把欧阳锋双腿抱牢,西毒这一弹,并没有把他甩出去,杨过反而张开口来,向欧阳锋大腿狠狠咬了一口,他这一下真个是情急拼命,欧阳锋痛得直跳起来,他忽然把南琴向地一抛,反手一把,将杨过夹背心抓着提起,眼光向杨过的脸面一瞥,不由打个寒噤
  原来杨过的面貌生相,和死去的扬康一无二致,欧阳锋陡的忆起八年以前,铁枪王彦章神庙里,杨康和穆念慈同归于尽的那一幕,不由脱口喝道;“好大胆的小子!你是不是姓杨,快说!”
  杨过毕竞是个未经世故的小孩子,他被欧阳锑凶唬唬的一吓,不禁失声哭了起来,叫道,“我姓扬!我不识你,你快放我!”
  欧阳锋五根指头再一透劲,扣住了杨过背心皮内,轻声喝道:“你的爹爹是不是叫做扬康!”杨过听了不禁一愕,他不敢再哭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父亲的名字,因为南琴痛恨极了杨康,从来不把他的名字向儿子提起,欧阳锋这一问,反而叫他堕入五里雾内!
  欧阳锋正要再喝问,冷不防背后飒声金风响,一柄匕首直向腰间刺到。
  刺这一匕首的,正是南琴,原来南琴被欧阳锋向地上一掷,虽然跌得混身疼痛,可是母子之情,乃是出于天性,她看见爱子被欧阳锋夹背心抓住,急怒交迸,再也顾不得身上疼痛,一骨碌由地上翻起,由贴肉衣袋里,抽出一柄匕首,飞扑上前,不由分说,向欧阳锋腰身便扎。
  西毒是个何等样的人物,南琴这点微末之技,如何近得了欧阳锋的身,匕首刚才刺出,西毒已经回过左手,中食两指向南琴持匕首的“曲池穴”一拂,南琴登时觉得腕脉一麻,五指松开,匕首叮当两声,掉落地上,西毒再飞一脚,南琴左跨被他一登,全身不由自主飞出两丈,背心和后脑砰的一响,齐齐撞在身后一株枣树上,西毒这腾足一蹴之力非同小可!南琴立即晕了过去!
  欧阳锋狰笑一声,他把杨过向自己肋下一挟,狂风也似的抢出枣林,眨眼之间,不知去向!
  南琴在枣树下晕到,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方才悠悠醒转,她一睁开眼睛,立即挣扎起来,叫道:“过儿!过儿!”哪里有爱子踪迹呢!不但爱子失踪,连欧阳锋踪迹也不见了。南琴疯狂地冲出树林,嘶声叫道:“孩子!孩子!”她跑到阡陌边,迎面来了两个农人,看见南琴衣衫不整,披头散发,不禁吃了一惊,截路问道:“大娘子,做什么?你到哪里?”南琴突然叫道:“还我的儿子来!”用力一推,竞把两个农夫推下田里,一溜烟跑出七星坞,直向坞外旷野跑去。
  南琴跑到野外,陡的一阵凉风吹来,她的头脑登时清醒,想道:“我真是失心疯了!这样跑这样叫有什么用?西毒何等厉害?他捉了过儿去,岂是我一个人本领可以夺回,不行,我要找人帮忙?”找哪个帮忙呢?南琴沉吟了一阵,便赶向牛家村。
  牛家村是郭靖生父郭啸天当年隐居的地方,郭啸天和杨铁心雪夜饮酒,结交了长春子丘处机,哪知道就在这一晚。害得家破人亡,南琴故意拣择了邻近牛家村的七星坞,为了就是眷恋郭靖,她携子隐居七星坞之后,几个年头,虽然怀念郭靖,始终没有到过牛家村一次,这次为了爱子被西毒劫走,只好破例到牛家村了。
  南琴走进牛家村口,已经是黄昏傍晚的时候,烟云笼树,夕阳反照在阡陌上,时有三五农夫,荷锄戴笠,牵牛言归,南琴看在眼里,十分感慨,她虽然不曾到过牛家村,不知道郭靖的故居所在,可是她曾经听黄蓉和穆念慈说过郭家故居的形状,所以不用问人,居然被她找到故居之前,但见这里两椽茅屋,半已倾圯,一抹疏林,归鸦唱暮,南琴距离茅屋还有百步之遥,忽然看见疏林后面,走出一个道人,这道士须眉全白,穿着布道袍,手里拿着拂尘,腰间悬挂宝剑,一边走路,一边朗声吟道:“自古中秋月最明,凉风届候夜弥清,一天气象沉银汉,四海鱼龙跃水精,吴越楼台歌吹满,燕秦部曲酒肴盈,我之帝所临河上,欲罢干戈致太平!”
  这须眉俱白的老道士不是别人,正是全真七子里面的长春子丘处机。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

苏公网安备 32020202000090号

苏ICP备16040328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站长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