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链接1:百家樂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开户博彩网博彩网博彩网博彩通全讯网

顺风网 » 第七章 候子宿林惊逢三瘤道
首页 > 射雕英雄后传 > 第七章 候子宿林惊逢三瘤道

第七章 候子宿林惊逢三瘤道

2010年6月8日 novel

  以上就是这两个大孩子在树林里见着欧阳锋的情形,南琴一听之下,不禁又惊又喜,惊的是西毒居然这样大胆,掳劫了自己的孩子,还不到两个月,居然返到七星坞来,喜的是自己儿子居然脱掉了西毒的掌握,因为杨过如果仍然在欧阳锋的身边,老毒物一定不会折回,向村里的孩子打听,这个道理十分浅显。
  可是不旋踵间,一重忧虑罩上了南琴的心头。这是为何?原来杨过如果在欧阳锋手里,自己这次纠合了南帝、东邪、七子,找寻到西毒欧阳锋,便可以得着爱子的下落,如果杨过在欧阳锋掌握里逃脱,必定逃向远方,他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人海茫茫,无依无靠,试想是何等令人担心呢!
  南琴呆呆站着,好像泥塑木偶一般,那两个孩子看见南琴呆如木鸡,不禁惊骇起来,就要走门出去,南琴忽然叫了一声:“且慢!”
  那两个孩子愕然站在当地,南琴忽然说道:“你们以后如果遇着那给你金子的怪人,立即来向我报告,我自然有一番酬谢,知道没有?”
  两个大孩子微微点了点头,南琴方才说道:“没事,你们可以走了!”他两个方才茫茫然拿着金子,出门去了!
  南琴这一天心里闷得连饭也吃不下,爱子虽然幸免恶人之手,却是不知去向,自己即使纠集了许多人来,又有什么用处?还有一层,欧阳锋向来心肠恶辣,如果他再寻觅自己儿子不着,找上门来,自己可不是他的敌手,落在欧阳锋手里,那是比死还惨的一件事!南琴越想越觉心烦,这天晚上,整夜做着恶梦,没有好好睡觉。
  到第二天早上起来,南琴面容憔悴,就像病了一场也似的,不过她这时候的精神反而清醒过来了!
  南琴暗想欧阳锋既然在近处窥伺,自己横竖被他知道住处,俗语说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与其被他找上门来,不如自己找出村外,希望跟欧阳锋撞个正着,不过这一下相当冒险,岂不是等于送羊入虎口?不过南琴也有自己想法,她想欧阳锋是一代武学宗师,心肠尽管恶毒,始终还端着自己是一派宗主的身份,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一个后辈为难,当日黄蓉还曾落在他的手里,不是始终有惊无险吗?
  南琴明知道危险,也希望见着欧阳锋,由他口里得着儿子的消息,哪怕是一鳞半爪,浮光掠影,也是聊胜于无,这也是父母爱子女的心肠,迹近下愚而实可悯哩!
  南琴主意既定,匆匆梳洗既b,吃了一些早饭,一个人把柴扉扣上,出门去了,她心中有了算计,不携带兵刃暗器,走到当日爱子被掳的枣林里,东张西望,望了一阵,只见树林内,空荡荡静悄悄的,别说是西毒欧阳锋不见,连一个人的影子也没有!
  南琴并不灰心,她坐在一株枣树下面等候,哪知道南琴昨天晚上,没有睡过好觉,此刻在树林里,日光照眼,凉风习习,她不知不觉的觉得眼神倦,睡魔袭了上来,头颅枕着树根,呼呼的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少时候,南琴忽然觉得脸上一凉,仿佛被一种柔软的东西,拂过自己面孔,她不由吓得直跳起来!耳边听见一个破钹也似的口音笑说道:“女檀越!真正是睡得好觉呀!”
  南琴以为西毒欧阳锋来到,急忙睁眼看时,却是大谬不然!自己面前站了一个道士,四旬年纪,清瘦面孔,嘻开一嘴黄牙,额角上长了三个通红如火的肉瘤,越发显得形容猥屑,难看之极!

  那道人见南琴惊醒,笑嘻嘻的眯着一双色眼,手里拿着佛尘,说道:“哎哟,真对不起,贫道把小娘子惊醒了!罪过,罪过,小娘子,看你年纪轻轻,穿着缟素,一定是个未亡人,今天遇着贫道,真个是三生石上有前缘啦,哈哈!”
  南琴又羞又气,急得粉面通红,她一心等候欧阳锋,却遇着这个狂徒,看这道士对自己显然不怀好意,她忽然想起七年以前,丐帮长老羞辱自己的往事来,不禁把面一板,喝道:“咄!亏你还是出家人,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调戏良家妇女,快给我滚,如果不滚,我一叫喊之下,村人立即赶来,不把你乱锄打死才怪!”
  那道人是衡山派里面一个道士,道号叫何道兴,以前是个采花淫贼,出家修道之后,贼性仍然不改,不过他不敢公然采花了,只用银子到窑子里piao舍,衡山派本来也是南方一个武术的宗派,可是那一年湖北铁掌帮帮主裘千仞铁掌歼衡山,连伤派中一十二名好手,把衡山派打得落花流水,嗣后在江湖上抬不起头,直到华山二次论剑之后,裘千仞销声匿迹,衡山派的人物方才死灰复燃,在江湖上蠢蠢欲动。
  何道兴就是其中之一,他因为额长肉瘤,自称三瘤真人,这次无意中路过七星坞,看见南琴睡在枣树林里,秀色可餐,他见南琴不过荆钗布裙,以为是个普通姑娘,可以欺负,色胆陡起,就要上前调戏,用佛尘把她弄醒过来,这还是何道兴意存软索,以为南琴是个寻常村姑,不懂武艺,所以没有点她穴道,不然的话,南琴已经难免一番yin辱了!
  南琴虽然骂了何道兴几句,但是何道兴色胆猖狂,哪里放在心上,哈哈笑道:“小娘子,你明明是在树林里等候情人,跟他幽会,不然的话,一个好端端的妇人家,独自一个跑进树林里做什么?来吧!不要跟道爷装蒜了,道爷有的是金和银,只要你肯席天幕地,跟道爷风流快活,道爷决不会亏负你,看看这个!”
  他说着由袍袖里摸出一锭金子来,足有五两多重,上前两步,要把金子塞在南琴手里。
  南琴又急又气,袖子一甩,叮当,把金子拂落地上,转身便走,何道兴如何肯放?他把佛尘一抖,呼呼两响,佛尘帚的马尾毛倏的伸展开来,向南琴的臂膀一缠,往回一拉,南琴站脚不住,险些儿撞入何道兴怀里!
  她不禁大为光火,本来南琴自从隐居以来,对外间任何人都装出不会武功的样子,以免惹是生非,哪知道何道兴公然用强,她再也不能够忍耐了,反手一掌,向何道兴脸上掴去。
  这一下是“空明拳”的绝着,也是郭靖当日在青龙滩江于临别的传授,何道兴估不到这村姑装束的女子,居然也会武功,只听啪的一声大响,清脆地吃了一记耳光,打得牙齿震动,半边面颊火辣辣的刺疼!
  何道兴猝然不及防备,吃了她这一掌,不禁怒从心起,凶性陡发,喝道:“小贱人!你要讨死!”佛尘一抖,“迅雷贯顶”,向秦南琴当头打落,别看是一支柔软的佛尘帚,何道兴精通内功,他这一甩佛尘帚之力,也可以把人的脑袋打裂。
  南琴是个惯家,如何不晓,一着“玉女投梭”,已经闪了开去。
  何道兴一拂落空,更加恼怒,喝道:“贱妇!还要逃走!”身形一耸,他把衡山派三十六路“流云梯”法,施展开来,只见三瘤真人一个身子,轻飘飘的,漂来晃去,眨眼之间,前后左右的影子,把南琴攻了个手忙脚乱!
  如果带有刀剑在身,凭着她的本领,还可以跟何道兴周旋几十个回合,可是她今天是为找西毒欧阳锋而来,心中存着顾忌,没有携带兵刃,只靠一路火候练得不甚到家的空明拳跟三瘤真人周旋,试问如何能够?斗不到七八个照面,何道兴喝了一声:“着!”云拂到处,打中了南琴的肩背,南琴陡觉半身一麻,叫道:“不好!”正要纵身旁窜。
  何道兴佛尘一绕,又用了“金龙绕柱”,卷住了南琴的右边小腿,一拉一抖,扑通咕咚南琴不由自主,身子向前面跌了出去。
  她身子一着地,正要用个“金鲤翻波”的身法,双手向地一撑,直跳起来,哪知道三瘤真人是个何等样人物,南琴才一倒下,何道兴倏的掉转佛尘柄向她腿弯“白海穴”一点,南琴哎哟一叫,全身麻痹,躺在地上,再也不能动弹了!
  三瘤真人何道兴呵呵狂笑道:“小娘子,这叫做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刚才给你的金子可不能够给你了!”他由地上拾起那锭金元宝来,塞进自己袍袖里,就要弯腰把南琴抱起,抱入树林深处,肆行无礼。
  哪知道他的手刚才一沾南琴的腰身,背后一个洪亮口音喝道:“哪里来的杂毛野道,青天白日之下,居然jianyin妇女,成何体统!快快给我站住!”何道兴吃了一惊,回头看时,树林外边不知哪个时候,来了三个乞丐,这三个乞丐都是须眉半白,相貌威猛,一个穿污衣,两个穿净衣,正是丐帮的鲁、简、梁三长老。
  丐帮威名远镇,三长老经常在江湖行走,黑白两道的人差不多可以认出来,何道兴心里暗暗叫苦,说道:“苦也,一千日不打雁,今天打雁,就叫雁儿啄了眼睛,今天真个不巧,遇着这三个叫化!”
  何道兴明白不妙,丐帮三长老之中,任何一个已经难以抵敌,何况同时遇着三个?不过到了这个时候,好比骑上虎背,万难再下,三瘤真人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胡说!这女檀越在树林里中风晕倒,贫道路过发现,慈悲为怀,要把她救醒过来罢了,几时对她无礼过一分一毫,你这几个叫化,别要多管闲事!”
  丐帮三老中,鲁有脚性如烈火,勃然大怒说道:“放屁!贼道,你把人家穴道点了,还说中风,倒着给我爬开去,像狗一般,还可以饶你的活命!”何道兴怒不可遏,悄没声息的向前一扑,抖开佛尘,向鲁有脚面门拂到!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

苏公网安备 32020202000090号

苏ICP备16040328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站长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