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链接1:百家樂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开户博彩网博彩网博彩网博彩通全讯网

顺风网 » 第六章 小惩贪徒顽童闹瓦店
首页 > 射雕英雄后传 > 第六章 小惩贪徒顽童闹瓦店

第六章 小惩贪徒顽童闹瓦店

2010年5月16日 novel

  桃花岛主答允了离岛再涉江湖,帮同除害,一灯大师觉得自己在桃花岛上,再没有逗留下去的必要,便起立道:“药兄!老衲就此拜别,尊夫人的玉棺还在沙滩上,药兄好好把她埋葬了,以免再引起哀思吧!”
  黄药师默然点了点头,把众人送到岛岸,一声珍重,众人登船离去。
  在归途里,大家说起这次桃花岛之行,可以说是死里逃生,尤其是沙滩相战那一幕,渔樵耕读四弟子说起来犹有余怖。
  一灯大师叹了口气,说道:“黄药师这人行为虽然涉入邪僻,心中实有难言之痛,既然怀了心事,当然是愤世嫉俗,举止之间未免不近人情了!不过他究竟还是个性情中人,不至如欧阳锋心肠恶辣,至死不悟,咱们返回七星坞等候吧!”
  小艇在大海航行了一日一夜,方才望见陆地,大家驶舟进岸,向人家一打听,这里竟是邓县(即宁波)地界,一灯大师吩咐四弟子交回小船,然后取道西行,返回临安,由邓县到临安,不到一百里,沿途尽是市镇村落,人烟稠密之区。
  有一天,他们走到距临安不到三十里的六和镇外,大家觉得有些饥渴,南琴说要在镇里吃点东西,大家没有异见,一同入镇。
  柯镇恶忽然说道:“咦!是什么人在那里吵闹,好厮熟的口音呀!”
  瞎子的耳最灵,因为凡是盲了双眼的人,心情必定恬静,所以一般人听不见的声音,瞎子往往可以听出来。
  南琴立即问道:“柯大侠,是不是丘道长声音?”她念念不忘拯救爱子,以为丘处机纠集同门提早赶到。
  柯镇恶道:“不是!咱们进镇去瞧一瞧,立即明白!”
  一行人跟在柯镇恶背后,由他带路,柯镇恶拄着铁杖,一步一拐的向前走,他转了三四条街道,来到一间卖缸瓦的瓦器店前,说道:“熟人就在这里!”
  南琴向前一望,这瓦店的门口,围了一大堆人,水泄不通,她由人头上望去,这瓦店的地上,打破了不少瓦器、象瓦盆瓦缸之类,遍地都是瓦屑,几个伙计乱作一团,一个掌柜模样的胖子哭丧着脸,叫道:“反了反了。这老贼存心捉弄我们,这是是有王法的地方,叫里正来,带他见官人去!”
  店铺的柜椅上,却坐着一个须眉俱白,模样滑稽的老头子,他一只脚搁在椅面,用手抱着膝头,尽管那胖子吼叫如雷,这老头子却是满不在乎的神气,笑道:“要见官吗?妙啊!我跟你讲好价钱,你不肯跟我买卖,到底是谁的道理亏,咱们一同见官去!”
  一灯大师一看这人,不禁咦了半声,这老头子不是别个,正是老顽童周伯通!


  周伯通自从华山二次论剑之后,他恐怕瑛姑纠缠自己,再续前缘,东飘西荡,这一天,恰来到六和镇上,别看他这样一把年纪,心性仍然和小孩子一般,真个不愧老顽童的外号。
  周伯通经过瓦店前,恰好这家瓦店门口摆着几个无锡出品的泥娃娃,(无锡是我国有名陶都,出品泥人土偶最推精美,乍看和生人一般无二)周伯通愣头愣脑的张望,他本来边幅不修,而且满身村气,就像个乡下出来的土老儿。
  坐在柜面那个胖子掌柜不耐烦了,喝道:“喂!糟老头子,你是来买东西的吗?不买东西到别处看吧!我们这里要做生意的哩!”
  胖掌柜这几句话并不打紧,勾起周伯通的顽心来,老顽童肚里咒骂:“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叫你尝尝我的手段!”他决定要给这掌柜一个恶作剧,说道:“我当然要买东西,掌柜的,你们贵号的瓦器,每斤卖多少文钱?”几个店伙听了,个个掩口暗笑。
  从来买瓦器的只有论件计值,比如一个瓦缸多少文钱,一个瓦盆值多少银子之类,哪会有论斤卖的呢?

  胖掌柜以为周伯通是个呆子,不假思索答道:“哦!我们店里的瓦器十文钱一斤,你要什么,只管说吧!”
  周伯通哦了一声道:“十文钱一斤吗?不贵不贵!”
  店伙看见周伯通傻头傻脑的样子,更加笑出声来,一个瓦缸至少有十斤重,一个瓦盆也有三五斤,如果周伯通论斤的买,至少要一百文钱买一个瓦缸,三四十文钱买一个瓦盆,这些东西原来不过值得几文铜钱罢了。
  胖掌柜这一次捉羊牯真正利害!哪知道周伯通不慌不忙的走到几口瓦缸前,他首先一伸臂,抄起一支瓦缸来,伸手指向缸底一弹,叮咚,缸底当堂穿了一个洞,一片瓦屑掉了下来。
  周伯通道:“我不论斤买了,只买这一片瓦,这片瓦重量一钱五分,该多少钱,快说!”
  胖掌柜估不到他不买整口缸,只买这小小一片瓦,一钱几分瓦片,不值半文铜钱,可是自己这一口缸既穿且漏,变了废物,不能够再卖出去了!他要讨周伯通便宜,反而被周伯通讨了便宜!不禁目瞪口呆。
  周伯通又抄起这两个瓦盆,向地一摔,叮当,盆底穿了大洞,溜了两片碎瓦出来,周伯通占起这两块碎瓦道:“掌柜,我要再买三钱,这两片瓦你计一计值多少钱吧!”
  胖掌柜看见这两个瓦盆穿底,又变成了废物,不禁暴跳如雷,喝道:“老鬼!你究竟买东西,还是故意到来捣乱?”
  周伯通咦了一声道:“原来你们贵号卖东西,只准买一斤,不准买一两一钱的吗?好好好,我再打破几件东西,凑合一斤便了!”当的一响,周伯通又伸拳头把另一口瓦缸缸底洞穿,掉下了一片瓦。
  几个店伙过来阻挡,周伯通伸手一推,他们跌出几步以外,他喊叫道:“我再要买几两,凑足一斤,哪一个敢阻止我?”周伯通趁势在店里东跳西窜,一连打破了十几件瓦器,把打破的瓦片收集起来,说要买够一斤,其实瓦器店的损失,好比哑巴吃下黄莲。
  周伯通买这一斤瓦,要打破许多瓦缸、瓦盆才能凑成,顷刻之间,他一连打破了六口瓦缸,九只瓦盆,瓦店损失了七八十文钱货物,周伯通付出的代价,不过三十文钱罢了!
  胖掌柜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连忙跳离了柜台,向周伯通劈胸口偏抓,周伯通反手一推,这胖猪也似的掌柜,扑通一响,跌了个肥臀朝天!
  周伯通大叫道:“你说你们贵号卖东西至少要一斤,我再买一斤不行吗?”他又要打破别的瓦盆瓦器。
  几个店伙魂飞魄散,只好向周伯通哀求,说道:“老爷子!我们掌柜的不会说话,开罪了你老人家,大人不记小人过吧!如果你再买一斤碎瓦,我们这间店铺的货物,完全不用卖啦!”周伯通不禁哈哈大笑!
  老顽童一耸身跳到柜台上,翘足抱膝,手指那胖掌柜骂道:“你这蠢猪也似的东西!老爷不过在门口张望一下,你便作威作福,呼来叱去!我跟你买东西,你胆敢那我当羊牯?不给你一点利害,你以为凡是乡下出来的人,统统可以欺负?”
  胖掌柜因为店里损失了十几件瓦器,东家一定要自己赔,他哪里赔得起?不住的叫拿人锁人,一灯大师师徒到时,他们正吵得热闹!
  南琴向旁人诘问,知道了周伯通戏耍瓦店掌柜的情形,几乎大笑起来,一灯大师却双手合十,他微微运出一阳指来,左右一分,说也奇怪,十几个看热闹的人自动向左右分开来,好像插入一堵无形墙壁一般。
  一灯大师便由人缝之中,走了过去。
  一灯大师向周伯通合十,高声叫道:“周兄,别来无恙!怎的要跟这类市井之徒呕气?”
  周伯通在二次华山论剑的时候,见过一灯大师,他知道一灯大师就是从前一国之君的段皇爷,周伯通看见一灯大师到来,不禁大吃一惊,他忽然想起从前在大理王宫私通刘贵妃的事来,自己一千一万个对段皇爷不住!此刻看见对方叫喊,立即把身一耸,跳下地来,一窝风般离开瓦店,就要撞入人丛里面逃跑!避免和一灯大师打话。
  渔樵耕读四人看见周伯通要逃走,齐齐过来把他一拦,就叫道:“周老英雄别走!”
  周伯通大怒道:“老顽童要走便走,哪一个敢留我?”呼的一拳穿出,向那渔夫迎面击去。
  渔夫急忙把手一招,要想挡架,哪知周伯通用这一下正是空明拳的绝着,渔夫的手臂还不曾接触它,周伯通已经把头一低,迎着樵子农夫二人猛冲,农樵二人使出先天功来,各伸一掌,向周伯通胸前一抵,周伯通匆忙无计,陡的使出双手互博的招术来,左手一着空明拳“空巢无鸟”向农夫的手肘一托,借巧用劲,以力打力,扑的一声,把农夫推得向后直退,撞在几个看热闹人的身上,右手一着太乙拳使粘字诀,把樵子向左推出七八步去!
  周伯通正要把身一耸,由他们头顶飞越过去,冷不防一灯大师由背后伸过右手来,一把抓住周伯通背心的衣服,周伯通心中着慌,连声喊道:“我要拉屎啦!快放手,快放手!”
  一灯大师愕然说道:“周兄!”周伯通道:“什么周兄周弟,快点放我,我要拉屎!”一灯大师只好把手一松,周伯通趁势一溜烟跑了。
  南琴说道:“大师!那位周老爷子溜掉啦!”一灯大师方才知道上当,叹口气道:“周伯通这人一声行事,颠三倒四,年纪这样老了,还是故态不改,可叹之至!”
  周伯通本来是个武功极强的高手,他的本领和欧阳锋不分伯仲,而且熟悉九阴真经,除了郭靖之外,是第二个可以克制西毒的人物,可惜他一见了一灯大师师徒,便同见了蛇蝎一般,避之唯恐不及,一灯大师十分感叹。
  渔樵耕读还要穷追周伯通的下落,一灯大师摇手说道:“他既然不愿意跟咱们见面,追上他也是枉然,咱们返回七星坞吧!”
  这时候围在瓦器店门前的人,因为周伯通已经走了,一哄而散,那胖掌柜白白损了几十件瓦器,一文钱也收不着,只好大叹倒霉!一灯大师一行人走出六合镇,向七星坞进发。
  不到半天,他们已经返回到七星坞村里面,南琴回到自己家里,精神十分萎靡。
  一灯大师说道:“秦姑娘,你好好在家里休息吧!凡事不能心急强求,黄岛主、丘道长既然答应了三个月之内到来,帮你找寻孩子,你便安心等候须臾吧!”
  南琴急忙叫道:“那么,大师和几位高徒到哪里去?”
  一灯大师笑道:“我一个老和尚,怎可以跟你住在一起两个多月,本村的人看见也不顺眼呀!只管放心,届时我再来便了!”南琴不禁面上一红,连声称谢,一灯大师安慰了她几句,飘然而去。
  一灯师徒去了之后,南琴仍然在家里做女工过日子,光阴迅速,不知不觉过了十几天,有一天,南琴正在早起烧饭,准备吃了下田工作,忽然柴扉呀的开了,跑进两个大孩子来,这两个全是邻居的孩子,平日跟杨过玩惯了的,每人手里拿着一个黄澄澄的东西,叫道:“秦大娘,看看这个!”南琴一望之下,不禁吓一大跳。
  原来这两个小孩子的手里,每人拿着一锭金子,至少也有二两多重,村人生活多半困苦,平日连银子也很少见,这两个大孩子哪里来的金子呢?
  南琴十分诧异,问道:“小哥子,哪一个给你这金子,是不是拾回来的?”两个孩子异口同声道:“秦大娘,这金子不是拾回来的,是一位伯伯给我们的,他向我们打听杨家哥哥有没有回来哩!”
  南琴吃了一惊,问道:“哪个伯伯给你金子?”这两个孩子回答道:“哦!就是那天在枣树林里,推倒三株枣树,那个满面胡须的伯伯呀!”
  南琴失声叫道:“哎呀!这是西毒欧阳锋哩!”
  原来这两个大孩子今天清早到树林里拾柴,冷不防背后嘘的一响,声如吹笛,他们急忙扭头看时,原来站着一个人,正是那天在枣林里面发疯,一连推倒了三株枣树的怪人,不过模样跟上次可不同了,他们上次见这个怪人满面血污,衣衫不整,这一回却是面容和蔼,衣服光洁,手上还多了一枝钢杖,杖身盘着两条银鳞闪闪的怪蛇,蜿蜒上下,他们看见怪人这诡异的样子,吓得向后倒退不迭!
  这怪人正是欧阳锋,他看见两个孩子瑟缩畏退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声如破钹,十分刺耳,欧阳锋笑了一阵,突然把怪眼一翻,厉声喝道:“姓杨的孩子是你们平日玩耍的同伴吗?他回来没有?”两个大孩子被他一吓,几乎魂魄俱飞,隔了好久,方才摇了摇头,说道:“他他,他没有回来呀!”
  欧阳锋听说杨过没有回来,怔了一怔,不旋踵间,又哈哈笑了一阵,他伸手向间一摸取出一锭金子来,向这两个孩子面前,晃了一晃,说道:“好孩子,我把这个给了你们,以后我向你们问村里的事,问一句答一句,不准说谎,可晓得吗?”两个大孩子倒晓得黄金,他们看见怪人这样阔气,不禁吐出舌头,欧阳锋把金子一拗,折成两段,向二人脚下一抛,叫道:“小子!每人拿一半吧!”说着提了蛇杖,头也不回,迈步出林而去。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

苏公网安备 32020202000090号

苏ICP备16040328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站长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