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链接1:百家樂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开户博彩网博彩网博彩网博彩通全讯网

顺风网 » 第五章 骇浪危舟高僧显伸手
首页 > 射雕英雄后传 > 第五章 骇浪危舟高僧显伸手

第五章 骇浪危舟高僧显伸手

2010年5月3日 novel

  南琴心中一急,叫道:“黄岛主!”黄药师正要一掌击去,突然收回,他面上显出诧异的神色,向一灯大师道:“你刚才在船上,不是用一阳指功破去我的劈空掌吗?怎的不使出来,赶快动手,不然的话,我可要下杀着了!”
  一灯大师摇了头,说道:“我刚才用过一阳指功了,没了气力,哪里还能够再次使用!”黄药师不禁大为诧异,脱口问道:“你刚才用过一阳指功,没了气力?”
  柯镇恶忽然开口道:“黄岛主,一灯大师的话没有说错,我柯镇恶眼睛虽然看不见东西,耳朵却没有聋,大师刚才使用一阳指功,把黄夫人的灵柩由沉船上送回岸上去!”黄药师叫了一声:“啊也!”
  他定睛望了望一灯大师,又看了看自己夫人的玉棺,忽然摇了摇头,走到渔樵耕读四弟子的面前,弯下腰身,把他们四个穴道拍活,方才折转身来,要想走入花林,一灯大师忽然叫道:“药兄!且慢!”


  黄药师愕了一愕,不由自主的站定脚步,问道:“段兄!你的盛情我已心领,你今天可以阻止我黄药师自杀,明天却未必能够阻挡我黄药师寻死,还要多说什么?”
  一灯大师笑道:“药兄!我来问你一句,你初降人世那一天,是不是就认识夫人,夫人是不是跟你在那一天出世?”
  这几句话荒诞无稽,黄药师怫然不悦,说道:“你不用开小弟的玩笑啦!我夫人比我年纪小二十年,怎会跟我同日出生,我怎会出世那天就认得她?兄弟此刻纳闷得很,老兄不要开小弟的玩笑!”
  一灯大师正色道:“哪一个开你玩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你既然非生与夫人同日,并非呱呱堕地之日,即是结识夫人之时,你父母去世时,药兄有决心跟父母同死吗?如果没有,为何独情钟于妻房?立誓以身相殉,重妻子轻父母而为何?抑父母不及妻子欤?人生世上,本为求生,不为求死,药兄却斤斤计较牺牲一己,陪伴亡妻朽骨,其愚可晒!其蠢昧处直畜生之不及矣,善哉善哉!”
  一灯大师用佛家说偈的口吻,把黄药师愚蠢之处,不是之点,逐一挑剔出来,黄药师听了一灯大师这几句偈语,好比大梦初觉,心胸豁然,三十多年来,积郁在心头里的求死之念,去得干干净净!
  桃花岛主改容谢过道:“微大师言,小弟几乎做了名教罪人,被天下英雄所耻,幸而大师指示迷津,使我黄某顿悟人生真谛,拨云雾而见天日!适才冒犯之处,尚希段兄原谅!”
  渔樵耕读四弟子这时候已经由地上挣扎起来,他们估不到自己师父一席话折服了黄药师,这比较用强力阻止他求死要胜得多了!
  黄药师在江湖上出名的心高气傲,从来不肯服人,哪知道今日破例向一灯大师道歉起来,真个是破天荒的一回事,不禁咄咄称异!
  一灯大师笑道:“药兄大彻大悟,可喜可贺!老衲就此告辞,改日再见!”
  黄药师慌不迭忙一把抓住一灯大师的臂膀,说道:“段兄间关万里东来,殊非易易,怎的这样便走,华山一别,瞬已卅年,兄弟还有很多话要跟段兄说呢,这回我可要强留客了!”
  黄药师说道这里,哈哈大笑,又向柯镇恶道:“柯大侠,你也返回桃花岛了?几天以前,你要寻死,我也要想寻死,今天大家都不用自杀啦,哈哈!”
  柯镇恶顿杖大笑,黄药师引着一灯大师师徒南琴等,绕过奇门布置的花树林,来到试剑亭内,跟众人分开宾主坐下。
  寒暄几句,黄药师道:“段兄,闲话少说,你这次带领四位高徒到来,谅来不止拯救小弟这样简单吧!”
  一灯大师用手指了指秦南琴,说道:“药兄!这一位小娘子跟令媛蓉姑娘有两面之缘,如今遇了急难,她的一个独生孩子叫坏人掳走了,请求药兄鼎力援助!”
  黄药师点了点头道:“唔!这位姑娘请说!”
  南琴羞怯怯的,先把自己跟杨康的一段孽缘说了,黄药师邹了一邹眉头,他对杨康所为,本来十分憎恶,可是听说南琴是黄蓉故旧,只好耐心的听下去。
  桃花岛主听说南琴生下一个儿子,郭靖替他取名杨过一节,当下破颜一笑,说道:“噫,这傻小子还有点劝人迁善的心眼!”
  南琴再说到欧阳锋劫走杨过,面色为之一变说道:“该死的老毒物,想不到他在华山二次论剑后,发了疯癫,没有死去,又来行凶作恶!”
  一灯大师合什道:“庆父不死,鲁难未已,老毒物一天不死,始终是咱们武林中人一个祸根,药兄,你就瞧在老衲薄面,帮助秦姑娘一臂之力吧!”
  黄药师不禁默然,东邪西毒之间,不能说是没有仇怨,当日欧阳公子到桃花岛上向自己求婚,失望而去,二人已经开始生嫌,后来欧阳锋在临安府牛家村,趁黄药师倾力跟全真七子对峙之际,突施杀手,用蛤蟆功击他后心要害,幸而那时候背叛师门的梅超风良心发现,扑在黄药师的身上,代他挨了一掌,黄药师方才保存了性命,后来西毒又在岛上杀人,嫁祸自己,一灯大师这次代替南琴求助,桃花岛主本来要一口答应,可是他并没有忘了另一件事!
  这一件是什么事呢?原来黄药师在华山二次论剑的时候曾经和欧阳锋交过一次手,那时的欧阳锋苦研真经变得疯狂,一口咬伤了黄药师的食指,后来西毒虽然被黄蓉用摄心法把他引走,桃花岛主总算栽倒在欧阳锋手上!
  试想一想,一个神志错乱的欧阳锋,黄药师尚且不是敌手,如果一个神志清醒的欧阳锋,桃花岛主岂不是更加难以抵挡吗?黄药师望了望自己右手食指遗留的一道牙齿疤痕,心头上不期然泛起了一丝寒意。
  一灯大师看见黄药师意下犹豫,说道:“药兄如果蓄志高蹈,不过问江湖的事,遗忘武林恩怨,这也罢了!兄弟就此告辞!”说着振衣而起。
  黄药师忽然说道:“且慢!小弟并不是不答应,可是还有话说!”
  一灯大师笑道:“有甚话说?莫不是怕了老毒物吧!”这句如果出自别人之口,黄药师纵使不立即变脸,也要拂袖而起,可是说这话的是一灯大师,黄药师只好叹一口气道:“段兄,实不相瞒,小弟如果遇着西毒,本领只能自保,倘若要克制他,非要联同小女小婿不行呢!”
  南琴听说黄药师提前郭靖来,问道:“黄岛主!郭官人和蓉姑娘这几年可好,他们夫妻小两口子在哪里纳福?江湖上久不听见他的消息哩!”
  一灯大师正要乘机探询黄药师的口风,估不到南琴比自己抢先开口,心里暗暗欢喜,黄药师不禁一声浩叹道:“这都是我不好!四年以前,我为了存心自杀,恐怕他们小两口子阻手阻脚,叫他们离开桃花岛了,不怕各位见笑,他现在去了何方?我做丈人的也不知道!”南琴不禁大失所望,黄药师忽然笑了起来,说道:“我虽然是个糊涂岳父,可是自己相信还可以把女儿女婿找着,就这样吧!段兄先和秦姑娘柯大侠回去,三个月内,我找寻了女儿女婿,就到江南来,大家在牛家村见面,就这样吧!”
  南琴暗里一想,丘处机也是在三个月之后,邀集同门诸子到自己家里来,到那时候,跟黄药师到来的时间岂不是不谋而合?她心里一喜之下,就要向黄药师叩头。
  一灯大师急忙拦阻道:“姑娘不要多礼,黄岛主不是世俗之人,不喜普通礼法!”南琴只得罢了!

本文的评论功能被关闭了.

苏公网安备 32020202000090号

苏ICP备16040328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站长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