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链接1:百家樂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百家开户博彩网博彩网博彩网博彩通全讯网

顺风网 » 射雕英雄后传

存档

‘射雕英雄后传’ 分类的存档

第八章 痛儿惊耗再遇欧阳锋

2010年6月10日 novel 没有评论

  鲁有脚不慌不忙,对方佛尘一到,他立即把身一转,疾如飘风,抢到何道兴背后,并指向他耳门便点,这是晕穴之一,名叫“阴窍”大穴,何道兴头一招不过是诱敌性质,佛尘并没有真正打出去,霍的往回一收,鲁有脚已经登的蹴出一腿,向何道兴屁股踢来。
  何道兴向上一跳,哪知鲁有脚最擅长的就是腿法,一脚登空,二脚又来,三脚四脚连坏踢到,两腿起落如闪电,何道兴被酒色掏虚了身子,下盘功夫不固,难以应付,他却贼起飞智,一个“白鹤冲天”身法,跳上树顶去了。
  简、梁二长老立即向大树左右一圈,提防三瘤真人溜走,鲁有脚破口骂道:“直娘贼!你还要逃跑吗?”话随身起,向上一耸,跟踪上来。
阅读全文…

第七章 候子宿林惊逢三瘤道

2010年6月8日 novel 没有评论

  以上就是这两个大孩子在树林里见着欧阳锋的情形,南琴一听之下,不禁又惊又喜,惊的是西毒居然这样大胆,掳劫了自己的孩子,还不到两个月,居然返到七星坞来,喜的是自己儿子居然脱掉了西毒的掌握,因为杨过如果仍然在欧阳锋的身边,老毒物一定不会折回,向村里的孩子打听,这个道理十分浅显。
  可是不旋踵间,一重忧虑罩上了南琴的心头。这是为何?原来杨过如果在欧阳锋手里,自己这次纠合了南帝、东邪、七子,找寻到西毒欧阳锋,便可以得着爱子的下落,如果杨过在欧阳锋掌握里逃脱,必定逃向远方,他不过是个七岁的孩子,人海茫茫,无依无靠,试想是何等令人担心呢!
  南琴呆呆站着,好像泥塑木偶一般,那两个孩子看见南琴呆如木鸡,不禁惊骇起来,就要走门出去,南琴忽然叫了一声:“且慢!”
  那两个孩子愕然站在当地,南琴忽然说道:“你们以后如果遇着那给你金子的怪人,立即来向我报告,我自然有一番酬谢,知道没有?”
  两个大孩子微微点了点头,南琴方才说道:“没事,你们可以走了!”他两个方才茫茫然拿着金子,出门去了!
  南琴这一天心里闷得连饭也吃不下,爱子虽然幸免恶人之手,却是不知去向,自己即使纠集了许多人来,又有什么用处?还有一层,欧阳锋向来心肠恶辣,如果他再寻觅自己儿子不着,找上门来,自己可不是他的敌手,落在欧阳锋手里,那是比死还惨的一件事!南琴越想越觉心烦,这天晚上,整夜做着恶梦,没有好好睡觉。
  到第二天早上起来,南琴面容憔悴,就像病了一场也似的,不过她这时候的精神反而清醒过来了! 阅读全文…

第六章 小惩贪徒顽童闹瓦店

2010年5月16日 novel 没有评论

  桃花岛主答允了离岛再涉江湖,帮同除害,一灯大师觉得自己在桃花岛上,再没有逗留下去的必要,便起立道:“药兄!老衲就此拜别,尊夫人的玉棺还在沙滩上,药兄好好把她埋葬了,以免再引起哀思吧!”
  黄药师默然点了点头,把众人送到岛岸,一声珍重,众人登船离去。
  在归途里,大家说起这次桃花岛之行,可以说是死里逃生,尤其是沙滩相战那一幕,渔樵耕读四弟子说起来犹有余怖。
  一灯大师叹了口气,说道:“黄药师这人行为虽然涉入邪僻,心中实有难言之痛,既然怀了心事,当然是愤世嫉俗,举止之间未免不近人情了!不过他究竟还是个性情中人,不至如欧阳锋心肠恶辣,至死不悟,咱们返回七星坞等候吧!”
  小艇在大海航行了一日一夜,方才望见陆地,大家驶舟进岸,向人家一打听,这里竟是邓县(即宁波)地界,一灯大师吩咐四弟子交回小船,然后取道西行,返回临安,由邓县到临安,不到一百里,沿途尽是市镇村落,人烟稠密之区。
  有一天,他们走到距临安不到三十里的六和镇外,大家觉得有些饥渴,南琴说要在镇里吃点东西,大家没有异见,一同入镇。
  柯镇恶忽然说道:“咦!是什么人在那里吵闹,好厮熟的口音呀!”
  瞎子的耳最灵,因为凡是盲了双眼的人,心情必定恬静,所以一般人听不见的声音,瞎子往往可以听出来。
  南琴立即问道:“柯大侠,是不是丘道长声音?”她念念不忘拯救爱子,以为丘处机纠集同门提早赶到。
  柯镇恶道:“不是!咱们进镇去瞧一瞧,立即明白!”
  一行人跟在柯镇恶背后,由他带路,柯镇恶拄着铁杖,一步一拐的向前走,他转了三四条街道,来到一间卖缸瓦的瓦器店前,说道:“熟人就在这里!”
  南琴向前一望,这瓦店的门口,围了一大堆人,水泄不通,她由人头上望去,这瓦店的地上,打破了不少瓦器、象瓦盆瓦缸之类,遍地都是瓦屑,几个伙计乱作一团,一个掌柜模样的胖子哭丧着脸,叫道:“反了反了。这老贼存心捉弄我们,这是是有王法的地方,叫里正来,带他见官人去!”
  店铺的柜椅上,却坐着一个须眉俱白,模样滑稽的老头子,他一只脚搁在椅面,用手抱着膝头,尽管那胖子吼叫如雷,这老头子却是满不在乎的神气,笑道:“要见官吗?妙啊!我跟你讲好价钱,你不肯跟我买卖,到底是谁的道理亏,咱们一同见官去!”
  一灯大师一看这人,不禁咦了半声,这老头子不是别个,正是老顽童周伯通!

阅读全文…

第五章 骇浪危舟高僧显伸手

2010年5月3日 novel 没有评论

  南琴心中一急,叫道:“黄岛主!”黄药师正要一掌击去,突然收回,他面上显出诧异的神色,向一灯大师道:“你刚才在船上,不是用一阳指功破去我的劈空掌吗?怎的不使出来,赶快动手,不然的话,我可要下杀着了!”
  一灯大师摇了头,说道:“我刚才用过一阳指功了,没了气力,哪里还能够再次使用!”黄药师不禁大为诧异,脱口问道:“你刚才用过一阳指功,没了气力?”
  柯镇恶忽然开口道:“黄岛主,一灯大师的话没有说错,我柯镇恶眼睛虽然看不见东西,耳朵却没有聋,大师刚才使用一阳指功,把黄夫人的灵柩由沉船上送回岸上去!”黄药师叫了一声:“啊也!”
  他定睛望了望一灯大师,又看了看自己夫人的玉棺,忽然摇了摇头,走到渔樵耕读四弟子的面前,弯下腰身,把他们四个穴道拍活,方才折转身来,要想走入花林,一灯大师忽然叫道:“药兄!且慢!”

阅读全文…

第四章 涉洪波一灯拯岛主

2010年4月10日 novel 没有评论

  柯镇恶经过南琴点醒之后,恍然大悟,觉得自己立心求死,是天下最愚蠢不过的一回事,一个人死了便等于油灯熄灭,黄泉路上渺渺茫茫,又怎可以跟朱聪六人在地府相聚呢?反不如把性命留在世上,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他向一灯大师叫道:“大师,我柯某人的想头错了,黄岛主要想在夫人忌辰那天自杀,咱们立即赶到桃花岛上,还来得及!”
  一灯大师点点头道:“很好,咱们马上赶去,好歹也要救回他的性命!”他吩咐士子樵夫两人,陪同柯镇恶过了小艇,两艇并棹联航,向桃花岛驶去。
  哪知道,天公这时恰似有意为难一般,海面上突然吹起西风来,风势强劲,一灯大师和柯镇恶所乘的两只船本来是向东航行,吃西风迎头一吹,速率大减,渔樵耕读用尽气力,弄了半天,也划不到十里路,直到黄昏晚上,大风方才停息下来,柯镇恶屈指一数,叫道:“不好!迟了,恐怕来不及了!”
  渔樵两人齐声问道:“怎样迟了?恐怕赶不及到桃花岛吗?”
  柯镇恶道:“不是,明天是黄岛主夫人去世的日子!”
  南琴大吃一惊,说道:“快些棹桨,赶到桃花岛去,不然的话,恐怕功亏一篑!”
  五个人一同打桨,南琴也帮着划船,船上的木桨不够用,南琴索性拆了一条船板下来,当木桨用,好在这时候海上又刮起东风来,顺风顺水,大家努力划了一晚,转瞬天明,桃花岛已经在望。
  一灯大师和渔樵耕读都不曾到过桃花岛,只见这岛屿浮在碧海之上,绿树葱笼,美景无边,果然是高人隐士修真隐居之处。
  一灯大师望见了桃花岛,立即站起身来,向前面细望一阵,突然叫道:“在桃花岛海湾东面,驶出一只楼船,那一定是黄岛主驶船出海自杀了,俺们来得及时,快快过去阻截!”
  大家吃了一惊,六桨齐飞,双舟竞进,须臾之间,已经跟那船接近。
  一灯大师看见船头上安放了一具白晃晃的玉棺材,于棺旁边站着一个青衣人,正是桃花岛主黄药师,一灯大师振吭大叫:“黄岛主,往哪里去!”

阅读全文…

第三章 悼妻制胶舟 东邪蹈碧海

2010年4月3日 novel 没有评论

  一灯大师愕了一愕,笑道:“你也去吗?你的病魔刚才驱退,身子还软弱的很,怎样能够去呢?还有丘道长不久就要到来,你怎样能够去?”
  南琴道:“不打紧,我自忖气力已经恢复过来了,丘道长至少在三个月之后,方才能够纠集同门回来,我就是跟随各位到桃花岛,也还可以来得及!”
  一灯大师见她神色坚决,说道:“好!咱们就现在去!”
  五日之后,浙东的海岸上出现了六个人,五男一女,男的是一灯师徒,女的就是南琴了,他们离开了牛家村,沿着钱塘江岸,到了濒海的海宁县,找了一只小船,泛舟出海,向桃花岛驶去。
  桃花岛是舟山群岛里面一个岛屿,舟山群岛附近一带洋面,水流急湍密布,航行的人经过这里,无不视为畏途,幸亏一灯大师座下的那个渔夫弟子,出身是南诏国水军都督,精通驾舟驶舵,熟悉水流方向,天公也恰似有意作美,海不扬波,刮起一天顺风来,不到半晌,已经驶到崎头洋面,桃花岛已经隐隐在望了。
  这时候海平线上,驶过一只小艇来,无桨无橹,逐水漂流。

阅读全文…

第二章 日暮失宁声 孤孀泣血泪

2010年4月3日 novel 没有评论

  丘处机自从二次华山论剑之后,奉了师叔周伯通的命令,押着灵智上人、彭连虎、沙通天、侯通海四人回到烟霞洞,把他们监禁十年之后,他本来是个闲云野鹤之人,好动而不好静,安置了四恶之后,又再遨游天下。
  这一年他到了江南,先到嘉兴,在南湖的烟雨楼边,徘徊数月,凭吊自己以前恶战江南七怪,以及联合五子剧站黄药师、欧阳锋之处,兴尽之后,方才到了临安。
  忽然想起二十七年以前,在牛家村义结郭啸天杨铁心二人的事,丘处机是个性情中人,想起当年自己追杀汉奸王道乾,结交郭杨二人,雪夜饮酒试枪之时,因了自己一时疏忽,被官兵跟踪上门,弄得他们家破人亡,自己虽然把杨铁心的儿子杨康教了一身武艺,可是没有好好陶冶他的德性,结果弄得凶终隙末。
  长春子到了郭家故居,忍不住思绪如潮,一声浩叹,朗吟自己昔年漫游江南所作的诗句。
  南秦看见郭家双扉紧锁,蛛网尘封,郭靖竟然没有住在这儿,好比当头浇了一盆水,全身冰冷,十二分的失望。
  她呆呆地望着郭家大门,忍不住流出两行清泪,她忘记了丘处机向自己走近。

阅读全文…

第一章 往事叹如烟 孤儿逢西毒

2010年4月3日 novel 没有评论

(金童著《谁是大英雄》上卷网上都有,以下是下卷) 
 第一章  往事叹如烟 孤儿逢西毒

  “东南形势,江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户人家,云树绕提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兢豪奢!”
  “重湖叠了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蓬娃,千骑拥高牙,柔醉听箫歌,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列位看官,这是宋代大词人柳永叹杭州风貌的名词,弹奏起来,如见荷艳桂香,装点湖山清景,好比在那西子湖的柳堤畔,听那苏堤春晓,柳浪闻惊,又如在葛岭川巅,遥听南屏晚钟,欣赏断桥残雪,秀丽江南,河山似画,“射雕英雄”后传故事,就在这里孕育开始。
  临安府城涌金门外,有一个小小的村落,名叫七星坞,频临长江,遥望钱塘,坞中也有一百多户人家,七星坞东首的尽头处,住了一户人家,共有母子两人,这两母子是谁呢?就是南琴和杨过!

阅读全文…

苏公网安备 32020202000090号

苏ICP备16040328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站长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